這是轉載的最後一篇囉~~

轉載 PTT水瓶版 BY/adfanny

【博愛 / 佔有慾】

水瓶座感情上的博愛
絕對是會讓另一半氣到牙癢癢的那種
但這不代表水瓶座對感情這件事情很瀟灑

水瓶座的自信延續到博愛這件事情上
而且每次都是那句老梗話
“我們知道自己在幹麻”
這句話的背後是
“我們知道自己在幹麻,但是如果萬一我們不知道的話,你也不可能會比我清楚”

比起總是溫柔的天秤座  與花言巧語的雙子座
水瓶座連博愛的方式都很特立獨行
很多人覺得曖昧到不行的部份
水瓶會覺得 ㄏㄚˊ?(注音抱歉…但這樣比較生動)

但是  我覺得水瓶座對很喜歡的人  是有很顯著的不同
但是那個”顯著的不同”
又很矛盾地常常只有水瓶座自己心裡知道

比如某A與某B
瓶子如果喜歡A  面對A的時候瓶子裡的水早就激盪到翻天了
但是旁人的眼光來看  會覺得瓶子對A&B都是一樣的
茶壺裡的風暴總是無人知曉
只有瓶子一人瓶中吶喊:”我很明顯啊~!!!很明顯耶!!!!”

如果想知道自己有沒有跟瓶子在曖昧
答案會是──很難知道
對瓶子來說 一切世俗判斷的標準都太俗了
牽手? 手不會亂牽,但是萬一牽到了,喔…先當作意外吧
接吻? 吻不會亂接,後面同上
水瓶座其實很有道德感與規範
只是那不知道是哪一個星球的道德感與規範就是了

但是水瓶座對感情並不如大家想像中的瀟灑
我們可以博愛  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在幹麻
我們的另一半不可以博愛
為什麼? 他/她不是我,不會知道自己在幹麻
這個荒謬又詭異的邏輯
也是來自我們奇怪的阿奎亞星球

水瓶子的醋我覺得一向都是吃的很酸但是很隱密的
而且幾乎每個都是自殺客型的吃法
我個人覺得水瓶是很有佔有欲的
水瓶座的佔有不是那種真的管很嚴、盯很緊、連環Call的佔有
而是一種寧為玉碎的佔有
如果瓶子裡的醋的濃度真的過高的時候
瓶子們會 框啷地一聲  把瓶子摔爛算了

當然依照慣例
瓶子依舊不會事先預告
因為我們覺得吃醋是很庸俗的行為
如果另一半在外面玩的很開心
瓶子表面不在乎
私底下卻偷偷地一直加水  試著要中和酸的濃度
如果真的酸到了無力回天的地步
那一聲 ”框啷”
應該會嚇死不少水瓶座的另一半
因為他們從來就不知道水瓶座原來這麼地在乎他們

那瓶子們自己花不花心呢
板上很多聲音都是”我們哪有花心!!”
我也從不覺得自己花心
但是應該說  瓶子們討厭任何世俗的Judgment
花心這個詞  當然算在世俗裡面

我們對專情這個字  有自己的阿奎亞字典名詞解釋
如果另一半是一杯500c.c.的玻璃杯
我每天倒滿500c.c的水
那就是專情
至於我瓶子裡還有多少水 還要不要倒給別人
對不起  那是我自己的事  不關你這個杯子的事

有的瓶子甘願把水都倒光光給一個玻璃杯
(放心…還是不會讓玻璃杯知道這件事)

有的瓶子到處都要倒一點
但是它自己心裡知道哪一杯最大杯,
或是它自己心裡知道哪一杯才是香檳,其他都只是水

要跟瓶子在一起
要很有心機,但也要全無心機
簡單來說
就是要練到──心中有劍但手中無劍
這種出神入化的地步

瓶子裡的水還剩多少
就跟電影頂尖對決的魔術師,移形換位那一招一樣
是畢生的秘密
不容許人打探或是窺視
你要是想要拿起來踮踮重量  或是搖一搖聽聽看
當然可以 只是瓶身很滑的
當心手一滑你就會把心愛的瓶子給摔爛

跟瓶子在一起 就當個永遠都很有吸引力的玻璃杯吧
讓我們每天看到你 都好想要把這個杯子加滿
好想要弄點不同的飲料給這個杯子
滿心都只想照顧這個杯子
不去想其他索然無趣的容器

很難搞嗎
哈哈 難搞極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ng 的頭像
Ning

隱者。月亮

N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